文娱工业化趋势下,Splice想改变音乐创作方式

发表时间:2018-04-24 09:21

目前,美国音乐云协作平台splice已经获得了总额4700万美元的融资,这个成立五年的公司是文娱工业化的代表。本文专注于Splice现在的发展及盈利模式,也将为国内从业者们提供参考。

优质的内容能否批量生产,这一直困扰着文娱产业;让Hit-makers在最便捷的环境下工作,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工具,似乎是一个解决之道,这正是Splice在做的——且做得挺好。创始人Steve Martocci骄傲地提到,排行榜Top 40中,利用Splice制作的歌曲很多,比例高的让他自己都吃惊;草根音乐人在平台中赚钱,甚至有机会与最顶尖的制作人合作,Billboard中一度名列第12的曲子《Starving》正是在Splice中促成的,合作操刀的是DJ Zedd。

文娱工业化趋势下,Splice想改变音乐创作方式

音乐制作行业未必是个多好的投资选择,Martocci自己这样解释道,正版电子乐器和采样包太贵,而且不付钱不给试,所以它们中有95%都在被盗用。连Kanye West都被逮到过,他在推特上发了张图,意外泄露了自己正使用海盗湾(一个BT种子共享网站)下载盗版的数字合成器。这也让Splice获得的4700万显得格外难得。

Splice提供了这样的方案,他们为使用者提供打包服务,每月交7.99美元,可以在网站中下载100个小样,全正版,没有版权纠纷。对于买家,这比在Spotify要划算;而对于制作者,他们的作品被下载的越多就能得到越多补贴,目前网站已经支付了超过700万美元的补贴。

文娱工业化趋势下,Splice想改变音乐创作方式

在Splice之前,Martocci曾经建立过一个通讯app,叫GroupMe,用来约朋友陪你一起去看演唱会,后来被Skype以大约5000到8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音乐一直是他创业的源动力,而利用Splice,他试图真正的改变音乐创作的过程。

自从去年12月拿到3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后,Splice在进一步专业化它的管理团队。Facebook产品经理Matt Pakes加入担任产品副总裁,带领纽约的核心团队;Secret联合创始人Chrys Bader则来到洛杉矶,帮助建立新市场。Splice现在有100多名员工,大部分人本身就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Martocci自己也将氛围看得很重要,他想把公司打造成为文艺青年的天堂。

音乐市场现在正火爆,这让Splice获得了150万的用户,下一步,他们将在自己的软件上更下功夫。就像码农们使用工具来编代码,音乐人们可以使用Splice来编歌曲,它将诸如GarageBand、Logic和Ableton这样的编曲软件进行集合,让用户可以在云端同步控制。

而有个非常贴心的功能是,使用Splice编曲,会自动备份,免得你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功亏一篑。Splice的员工自己就挺会编曲,所以他们也很理解使用产品的音乐人到底想要什么,就像Spotify用简单的流媒打败了盗版MP3,Splice也想创造出 “比盗版更便捷”的产品。

Splice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也是这个:怎样打破那些创作过程中的障碍。将脑海中的旋律放到作曲软件中是最简单的一步,怎么打磨旋律,怎么组合它们,才是最难的。Splice的洛杉矶团队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Creative Companion:创作伴侣。写歌的时候,这个智能伴侣会根据你已经使用那些旋律,为你智能推荐一些小样。

然而,有个问题还是很难回避,到底有多少人愿意为Splice付费呢?Bader承认会有个天花板,他们内部研究认为全球有3000万制作人。但他们中的大部分现在还不知道Splice,而且,Splice低廉的收费也相对其他那些动辄200甚至700美元的音乐插件更有竞争力,毕竟每月只要8美元,破产了咬咬牙也能买。

Splice的融资金额代表了市场的认可,这也给它招来了一些对手,音乐软硬件制造公司Native Instruments刚推出了一个名为Sounds.com的竞争产品。而Splice着眼于长期发展,放弃了从顶尖制作人那里直接购买独家素材包,而是自己吸引创作人为平台提供内容;这样看,Splice自己甚至都很像一个唱片公司了。

计算机让音乐变得大众化,大量的业余爱好者们得以与世界分享他们的创作,而现在,大量的信息轰炸下,输出质量的高低才是核心要点;Splice这样的工具正是想帮助有才华的艺术家创作出真正值得关注的东西。


文章分类: 文化产业
分享到:


创业载体运营服务顾问

         ——整合专业服务力量,丰富创业载体内涵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