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全球疫苗技术15年,他将最尖端技术带回国内,疫苗产业将有大变革?

发表时间:2018-04-24 09:19

在国外生活31年的陈德祥博士终于踏回了国土,身为北方人的他,这一次与太太一起将家与事业都安在了成都。

31年的工作生涯,陈博士一直从事人体疫苗研发工作,“后来的15年,我主要在盖茨基金会支持的帕斯国际公共组织做全球重大传染病的疫苗开发,我的工作就是整合全球疫苗技术。”这样的工作性质,让陈博士积累了相当丰富得疫苗生产厂家资源、人才资源等。

“我们和成都政府都不是纯粹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而做这个事情,相互之间有着共鸣。”除了初衷一致,陈博士认为成都创新创业相关政策成熟,高新区人才资源丰富,并成本较低。婉拒多个省市的邀请之后,陈博士将从事新型疫苗的技术研发的成都迈科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成都市高新区。

今年年初,陈博士入选了四川省“千人计划”,这家刚刚起步的公司正蕴含着蠢蠢欲动的大能量。

外国生活31年 他亲眼见证疫苗改变的生活

在公共卫生机构从事20多年工作的陈博士,亲眼见证了国外的疫苗发展给人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在我刚刚开始做公共卫生时候,全球五岁以下的儿童每年死亡1200多万。”盖茨基金会开始投入大量的人才财力解决儿童死亡率。“用了近20年的时间,五岁以下的儿童每年死亡率降到了600万以下”陈博士介绍,主要原因在于两点,一是水质的处理与改善。二是疫苗注射率的提高。“我刚入行的时候,这些中低收入国家大约有30%的儿童打疫苗,现在已经有70%-80%的都打疫苗。”

陈博士还强调,“购买疫苗只是帮助他们的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通过投入疫苗,我们调动了来自全球的资源,很多科学家都加入到这个事情中去。”

15年的时间里,陈博士在全球整合评比,挑到最好的技术,然后直接引进并产业化,成功参与做出了6个疫苗产品的上市。

2015年,陈博士看到中国疫苗行业正经历向创新型药物研发的转变,并且市场巨大,有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我国疫苗市场规模将突破 500 亿元,5 年复合增长率约 15%。增速远远大于其它制药行业。

如果能将多年来累积的各方资源进行整合,他认为落地中国将会有巨大发展潜力。

“我想完成我一直想做而没有做的事。”他有了放弃条件优厚的稳定工作,回国创业的想法。

经历了一年多的筹备,陈博士在扩充团队,增加产品管线,落实合作等多方面有了实质性的进展。2017年8月陈博士辞职后正式来到四川成都天府生命科技园,加入无数归国创业的高层次人才队伍。

国内闭门造车 模仿成风 他说是时候改变了

“此时的中国疫苗行业,正如30年前的美国。”

陈博士介绍,国内目前约有三十多家疫苗企业,流通渠道政策调整以后,约有20家公司生产单一产品。十五六家拥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单一产品。生产单一产品的公司在投标上较为被动,选择权较小,没有足够的实力去从事研发与创新。预计只有单一产品、老产品的企业会在未来3-5年被淘汰。拥有多品种和创新产品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企业将会占据大部分市场。这样的趋势是陈博士在美30年的亲眼见证。

“我30年前刚到美国的时候,大概有十几个厂家,现在美国本土的厂家只有一个。”

动物佐剂疫苗厂在全球也同样面临这样的现状,“例如中国人口人数差不多的印度,他们的动物疫苗厂大的就只有三家,咱们的疫苗厂有一百多家,跟雨后春笋似的。”陈博士认为,洗牌之后,“大农场集体耕种”才能使行业更加健康。

国内疫苗厂另一个乱象是因疫苗开发能力薄弱,而引起的“模仿成风”。大多厂商不愿与先进疫苗技术合作生产,而是选择闭门造车。这样做不仅会给自身带来很多技术障碍,还冒着违反知识产权的风险。

“于是我选择两方面进行整合,第一方面,我引进国外成套的先进技术,形成产品;第二个方面,我整合疫苗开发资源,通过资源合作来推进这些技术的上市,促成产业化。”

陈博士过去15年的工作就是在全球整合评比挑选最好的疫苗技术,所以他挑选出的技术不仅是全球领先,更是适合中国市场。“我选的项目都是国外成熟的产品,但在国内又是崭新的,这样技术的风险就比较小。 ”

联合国内优秀企业 要做最有效的新型疫苗

“未来10年国外将会开发出针对传染病、过敏、癌症的治疗性疫苗新产品,而目前我国疫苗企业开发的疫苗产品仍然以预防转染病为主。”陈博士引进全套引进生产工艺和知识产权,已经启动了开发重大传染病的预防疫苗,主要是针对肺炎、腹泻和老年人的慢性传染病、狂犬病疫苗、新型流感疫苗等。

“预计2022-2023年有5个产品上市,这些产品在中国的市场规模在80-110亿之间。”

陈博士介绍,现在国内的肺炎疫苗含有成分13种,“我们做的这种肺炎疫苗更为复杂,成分24种,覆盖面更广。”

用陈博士的话来说,他将多个成熟的产品放在一起,变成一个更有效的多联多价产品来减少疫苗接种的次数。为此,他已与包括国内最大的疫苗企业等达成合作协议,共同开发更加有效的疫苗。目前已有多种疫苗颠覆了传统的模式。

“举一个例子来说,目前国内生产狂犬病疫苗的厂家有十多家。其中有一家的产品打四针就有预防效果,它占据了50%的市场。其余厂家的产品需要打5针,它们占了另外50%的市场。而我们开发的产品只需要打两针。”陈博士说。

关于针对过敏性人群的治疗性疫苗,陈博士说,现在全球大概1/4的人都对各种各样的因素过敏。“在欧洲,治疗过敏需要每天在舌头下放置一枚药片,要吃3-5年。打针也需要打3-5年,共计一百多针。我们希望开发出的产品是只需要含10片药,一星期一片。这项技术我拥有技术专利,动物实验目前已经在国外完成。”

陈博士拥有的另外一项独立专利是治疗腹泻的疫苗。“全球已有80多个国家纳入计划免疫,但是我们国家还没有,国内急需这方面的疫苗。再者,传统的口服疫苗只有约50%的人有效,并且每年有部分小孩因服用口服疫苗导致肠套结。同样因为口服疫苗而‘弊大于利’的还有脊灰炎小儿麻痹症。所以现在全球都在努力让口服脊灰炎小儿麻痹症疫苗退出市场。”陈博士透露,未来三年将引入注射型腹泻疫苗。

温饱梦想同样重要 路要一步步走

陈博士在国内申报了两项专利,拥有从国外技术引进得到授权的20余项专利。在商业谋略上,他有自己的打算。目前迈科康已经在天府生命科技园租用600平米孵化。预计年底搬入3000平米的中试和生产车间,在启动人用疫苗开发的同时,还启动了生产动物疫苗佐剂的项目,有望近期实现资金的健康流转,支持正在开发的5种人用疫苗和即将启动的治疗型疫苗。

陈博士计划,通过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和联合国采购,将向全球的70多个国家推广迈科康的产品。在国内进行上市之后,迈科康将与印度,印尼等发展中国家、人口大国的疫苗厂家联合,输出产品,由这些厂家在自己的国家注册和销售迈科康的产品。让全球更多的人受益。


文章分类: 生物医药
分享到:


创业载体运营服务顾问

         ——整合专业服务力量,丰富创业载体内涵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回到顶部